夕是四時落,阳是六時起,你之于我,就是最深最美的执念,你有没有一瞬间,心疼过我的执着
作者 时间 分类 妙语 浏览 2014 评论

高一下学期,我和他同一个班,他好像是班上唯一一个一直说普通话的人,因为他不会说本地话,他看起来比较文静,平常也不怎么爱和其他同学聊天,也许是语言原因,或许是别的原因吧。具体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。

我早已不记得我是怎么和他关系好起来,也许那时每天只是看到他发呆,学习,偶尔和同桌上下左右的同学聊下天,就没怎么看到有他的动静,心里总觉得他有些特别,整个人看起来也和大部分同学不太一样,于是,我也不记得是哪天开始找他聊天,侃侃生活,拉拉友谊。

没想到的是,似乎我们有着很多共同之处,很快,我和他关系还不错。有过一段时间,放午学,我们一起去吃饭,然后坐在篮球场边上的草坪里,看着来来往往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,如果看到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同学,我们也会微微一笑,聊上几句。但我们更多的是聊聊学习,聊聊生活,聊聊人生,以及幻想一下未来。从那时候,我开始进一步认识他,认识他的过去和现在,尽管好像也只是了解那么一点点而已。

他,他父母是在北京工作,所以之前他是在北京读书的,后来因为某种原因,父母把他送到外婆家住,然后就在这里读书了,他外婆家在思旺,就外婆一个人,他和外婆两个人一起生活。由于突然间的要在这里读书生活,一开始有很多的不适应,但也没办法,有些事情必须得面对。

对于他给我讲过的话,很多很多我都记不起来了,也许他还有外公,他们是三个人生活。但那时听到心里还是挺难过的。

那时侯,我从他嘴里了解起了北京这所城市,那时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认识一个在北京生活过的同学,对于北京,我很向往,对于下雪的北京,我更向往。我迫不及待地想让他给我讲讲北京这所城市,下雪的景象,人们的生活。不过他好像也不太愿个提起北京的生活,或者是不太愿意说出来。很多描述都是一笔带过。也许他真的有一些无法言说的痛,我也不好再去问了,但他还是让我的思绪飞了一会,让我的视野开阔了很多,让我开始有了北上的年头,不再是两广之地。这也导致了大学非外省不读的思想,那年,如果不是对专业本质上的不熟悉,导致了错误的选择,不然我真的会在北京完成我的大学学业。至于后来为什么选了杭州,而不是武汉,或许别的地方,也许自己太冲动了,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错,但无论怎样,都回不了头了,只能努力走完,且要走好。

记得他和我连续一周不回宿舍睡午觉,而吃过饭,就回教室,聊天,玩魔方,学习,趴在桌子上睡觉。

那时候应该是他最开始不睡午觉的,碰巧有一天,我对自己说,如果让我午饭时间看到那个女孩一眼,我就不回宿舍睡午觉,直接回教室学习,然而那周天天看到她,于是我一周没回宿舍睡过午觉,想想自己也挺疯狂,或者挺傻的。

在我第一次中午回教室,就在教室看到他,我问他,“你不睡午觉?”,“不睡,你也不睡?”,“是的”,“好”,“那我们学习吧”。

那段中午的时间,真的不知道多学到了多少,但那段时光真的挺美好的,教室很安静,阳光很温暖,魔方也很好玩。他总是很羡慕我玩魔方玩的很好,也常常拿着魔方来让我教他玩,而我也总会耐心地教他。

我和他回到教室一般都会先聊天,玩魔方,或者做其他,等到午睡铃声响了,我们就开始各自学习。学了一段时间后,就偶尔会聊下几句,或者趴在桌子上睡觉,睡到其他同学来上课。

到了高二,我和他一同转到中班,也同在一个宿舍,我不记得为什么,我和他的交集好像越来越少了,刚开学不久,我感冒了,感冒了很长一段时间,长得我都忘记了有多久,那段时间很难受,再加上新到一个班级,也没认识几个人,我也没有过多和他们聊天,身体不舒服的时候,挺难受,什么事都不太想去做。自己身体的虚弱,应该是自己劳累过度引起的。在我恢复状态之后,我很快就融入了这个班级,和他们混成一片。但我发现,我和他的交集慢慢越来越少了,一起吃饭,一起不睡午觉越来越少了。直到后来,我又生了一场病,红眼病,这场病,让我跌到了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的低谷,我不知道是我太在意还是我真的不幸。这让我失落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都曾想过离开这个世界,那段时间,我没心情学习,也很少主动去和别人聊天,当然也没有去找他,他也很少来找我。到后来,我从绝望中爬了起来,那已经是下一个学期了,我选了个靠窗户的桌位,常常看窗外,发呆,看小说,看杂志,忽略很多事,也忽略了很多人。最后,我慢慢地从他的世界淡出,他也慢慢地从我的世界淡出。

高三,我回到了我在那崛起的班级,我和他不在同一个班了,也意味着快要结束一段友谊,那时,我已经很少想起他了,甚至忘记他了,突然有一天,我想起他,于是我去他的班级找他,然而找不到了,我向以前的同学打听他,听说他已经转学了。于是QQ找他,可是发现他QQ也不用了,就这样,他离去得无影无踪了。

直到现在,我也没有再见过他。

每次看到他曾给我唯一的留言,心里还是蛮想念他的。

“来过、叹过、念过,思过不曾挽留...访过、笑过、悲过、喃过不堪一击..也许是释怀,或许是懵懂,亦或是共鸣..呓语今天,谁是谁千年轮回后的魂伤...”

这个同学,他叫吴仁言。

--- 写于2016年6月9日



微信公众号:八一四


上一篇: 念,那些人,忆,那些事     |     下一篇: 天之痕



添加新评论